所有文章

地區分類

當年以血肉之軀奮勇守護香港的軍人,生前受盡戰火苦難,歿後終可於這片環境幽靜的淨土之下安息。而其中於香港保衛戰殉職或去逝的兩支軍團成員——英軍服務團、皇家香港軍團,亦有埋葬於此墳場。
|| 繼續閱讀 ||
赤柱軍人墳場內共有三座石碑,包括有正門上方的十字架碑,及兩座紀念石碑。
|| 繼續閱讀 ||
接下來尋蹤覓蹟到訪的,是位於赤柱黃麻角道一座小山丘之上的赤柱軍人墳場。先前為大家介紹的香港墳場和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都只有墳場內的建築物受獲評級;有別於這兩個墳場,赤柱軍人墳場於2010年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物。
|| 繼續閱讀 ||
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內有眾多信奉天主教的城中名人下葬於此,例如香港首位樞機胡振中、著名女演員林黛、穆若瑟神父等等。
|| 繼續閱讀 ||
聖彌額爾小堂始建於1868年,位於墳場西面,為悼念於1867年去世的宗座監物盎蒙席(Fr. Luihi Ambrosi)而建成的,主要供教徒用作舉行安息神等教會禮儀。聖彌額爾小堂後於1916年改建成現貌,於2009年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
|| 繼續閱讀 ||
來到本月墳場專題的第二個地點,就是另一個位於跑馬地的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此墳場亦擁有170年歷史。1848年,香港政府撥出跑馬地部分土地給天主教會建立墳場,內有2萬3千個墳墓,供教友、慕道者及神職人員長眠於此。墳場於1990年代已被葬滿,現已甚少有新下葬的墳墓。
|| 繼續閱讀 ||
既有百多年歷史,香港墳場安葬有不少過往名人。現在就抽列幾個墳墓,介紹一下安眠在泥土下的壯魂烈士。
|| 繼續閱讀 ||
香港墳場有三座從別處移至的紀念碑,都是為了紀念香港一些歷史事件而建成的。這些石碑用以花崗石雕造,因外型似筆般上窄下寬,而被稱之「石筆」。它們本分別置於香港不同地方,亦曾成為該地區的地標,後來因應地區規劃被移至香港墳場。
|| 繼續閱讀 ||
香港墳場為花園式墓園,環境古樸清幽,郁葱的草木滿山遍野,內更設有聖堂和噴泉。伴有不少天使雕塑,逝者下葬於此,亦能安穩長眠。
|| 繼續閱讀 ||
位於跑馬地的香港墳場,於1845年正式啟用,至今已有超過170年的歷史。促成此墳場建成的原因,是由於當時有不少遠赴到港參與鴉片戰爭的英軍,因無法適應炎熱潮濕的天氣,而患上熱症;再加上部分英軍居住在跑馬地,惟該地一帶蚊患嚴重,以致瘧疾猖獗。兩項因素導致在港英軍死亡率十分高,故當時港府必須盡快安排埋葬他們。鑑於跑馬地不適宜居住,於是便於該地開闢為墳場。
|| 繼續閱讀 ||
華人社會一向忌談死亡,面對死亡亦有諸多禁忌,有關的接觸都是不吉利、或會帶來霉運。尤是墳場,除了特定節日會前往拜祭先人外,相信大家都甚少進入。對墳場的既定印象,再加上人煙罕至,更令墳場似是蒙上詭異陰森的色彩。然而,墳場除了能教育大眾反思生死,亦能作為另類的文化景點。
|| 繼續閱讀 ||

猶太人最早記錄於1843-44年到港。於1844年,猶太裔的沙宣家族(Sassoon)為其公司沙宣洋行在香港建立分部,開始不少猶太人來港為其公司工作,香港的猶太人社區開始慢慢形成及擴大。而直至今天,香港現時大約有五千名猶太人在港居住,不少以往對香港十分有貢獻的比理羅士(Belilios)及嘉道理(Kadoorie)等家族成員亦有埋葬於此。
|| 繼續閱讀 ||
猶太墳場,位於山光道13號,建於1855年,後於1858年,土地正式獲得港英政府的租契,以用作埋葬於香港死亡的猶太人。後來於1904年,墳場獲得亦為猶太裔的港督彌敦爵士批准,擴建至現時墳場的東南面,再沿山坡加建了數層。
|| 繼續閱讀 ||
古墓於1988年12月被列為香港法定古蹟,正式受古物古蹟條例保護,永久保存。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的文物修復組亦會定期到古墓進行測檢工作,以確保古墓的狀況完好。
|| 繼續閱讀 ||
李鄭屋古墓以磚塊砌成,磚塊為長方形,平均長40厘米、闊20厘米、厚5厘米,質地堅硬,顏色帶紅偏灰。有部分墓磚上刻劃有文字或花紋,花紋共有十多種,多數圖案以菱形及輪形構成,有些為動物形象的簡化線條。
|| 繼續閱讀 ||
由於在李鄭屋古墓內未尋得任何棺木或骸骨,對於古墓的主人身份已經無從稽考,經過六十年多的時間依舊是個謎。
|| 繼續閱讀 ||
眾學者根據古墓的結構設計、砌磚及出土文物進行年代推論,相信李鄭屋東漢古墓建於東漢年間。
|| 繼續閱讀 ||
來到最後一站有關死亡、埋葬的古蹟,尋蹤覓蹟就帶大家到年代較為久遠的李鄭屋東漢古墓作為這此專題的完結。
|| 繼續閱讀 ||
以往墳場除了是逝者安息之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赤柱軍人墳場亦是被扣押在附近的戰俘的避難處。他們會在這裡休閑地看書、和朋友相見,暫時忘卻被扣押的苦難及困迫的生活。
|| 繼續閱讀 ||
當年以血肉之軀奮勇守護香港的軍人,生前受盡戰火苦難,歿後終可於這片環境幽靜的淨土之下安息。而其中於香港保衛戰殉職或去逝的兩支軍團成員——英軍服務團、皇家香港軍團,亦有埋葬於此墳場。
|| 繼續閱讀 ||
赤柱軍人墳場內共有三座石碑,包括有正門上方的十字架碑,及兩座紀念石碑。
|| 繼續閱讀 ||
接下來尋蹤覓蹟到訪的,是位於赤柱黃麻角道一座小山丘之上的赤柱軍人墳場。先前為大家介紹的香港墳場和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都只有墳場內的建築物受獲評級;有別於這兩個墳場,赤柱軍人墳場於2010年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物。
|| 繼續閱讀 ||
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內有眾多信奉天主教的城中名人下葬於此,例如香港首位樞機胡振中、著名女演員林黛、穆若瑟神父等等。
|| 繼續閱讀 ||
聖彌額爾小堂始建於1868年,位於墳場西面,為悼念於1867年去世的宗座監物盎蒙席(Fr. Luihi Ambrosi)而建成的,主要供教徒用作舉行安息神等教會禮儀。聖彌額爾小堂後於1916年改建成現貌,於2009年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
|| 繼續閱讀 ||
來到本月墳場專題的第二個地點,就是另一個位於跑馬地的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此墳場亦擁有170年歷史。1848年,香港政府撥出跑馬地部分土地給天主教會建立墳場,內有2萬3千個墳墓,供教友、慕道者及神職人員長眠於此。墳場於1990年代已被葬滿,現已甚少有新下葬的墳墓。
|| 繼續閱讀 ||
既有百多年歷史,香港墳場安葬有不少過往名人。現在就抽列幾個墳墓,介紹一下安眠在泥土下的壯魂烈士。
|| 繼續閱讀 ||
香港墳場有三座從別處移至的紀念碑,都是為了紀念香港一些歷史事件而建成的。這些石碑用以花崗石雕造,因外型似筆般上窄下寬,而被稱之「石筆」。它們本分別置於香港不同地方,亦曾成為該地區的地標,後來因應地區規劃被移至香港墳場。
|| 繼續閱讀 ||
香港墳場為花園式墓園,環境古樸清幽,郁葱的草木滿山遍野,內更設有聖堂和噴泉。伴有不少天使雕塑,逝者下葬於此,亦能安穩長眠。
|| 繼續閱讀 ||
位於跑馬地的香港墳場,於1845年正式啟用,至今已有超過170年的歷史。促成此墳場建成的原因,是由於當時有不少遠赴到港參與鴉片戰爭的英軍,因無法適應炎熱潮濕的天氣,而患上熱症;再加上部分英軍居住在跑馬地,惟該地一帶蚊患嚴重,以致瘧疾猖獗。兩項因素導致在港英軍死亡率十分高,故當時港府必須盡快安排埋葬他們。鑑於跑馬地不適宜居住,於是便於該地開闢為墳場。
|| 繼續閱讀 ||
華人社會一向忌談死亡,面對死亡亦有諸多禁忌,有關的接觸都是不吉利、或會帶來霉運。尤是墳場,除了特定節日會前往拜祭先人外,相信大家都甚少進入。對墳場的既定印象,再加上人煙罕至,更令墳場似是蒙上詭異陰森的色彩。然而,墳場除了能教育大眾反思生死,亦能作為另類的文化景點。
|| 繼續閱讀 ||

據目前的文獻和實地考察,我們實際只能明確知道曾經有7塊的界石存在,而其中一塊位於馬已仙峽道的界石就因為人為的原因而不知所蹤。按照現存的界石位置,其實仍可推斷當時維城的邊界皆為山邊,而界石所圍繞的「四環九約」,就分別被港英政府發展成不同功能的中心。
|| 繼續閱讀 ||
提起維多利亞城界碑,自然就與「四環九約」扯上密不可分的關係。「四環九約」的系統自1857年開始使用,直至二次世界大戰時才停用,當中亦經歷過數次的修訂。「四環」中的環,有粵語「環頭」之意,而「九約」中的約有區域的意思,但就並非一個固定的地域概念,甚至由早期的七約演變成後來的十一約。
|| 繼續閱讀 ||
提起維多利亞,大家第一時間或許會想到維多利亞女皇、維多利亞海港等,但原來昔日的香港,就曾經有一個地方是以數塊名為界碑(City Boundary Marker或City Boundary Stone)的石塊圍繞,而在這數塊界碑之內的範圍,就是維多利亞城,亦即是當時的「四環九約」。
|| 繼續閱讀 ||

泰康圍位於錦田公路側錦田街市後方,跟吉慶圍同樣於明憲宗成化年間、由鄧氏原居民興建,亦是由普通一條鄉村演變成圍村。泰康圍的主道走到盡頭便是神廳「慶福堂」,而門樓後來於1986年曾進行重修,上方有一塊以小篆書寫著「南陽華裔」的石匾。
|| 繼續閱讀 ||
除了眾聖宮被列為二級歷史建築物之外,永隆圍還有一座建築物被列入三級歷史建築物,它便是耕心堂。耕心堂位於圍村對面的一條小路內,是於1880年代由鄧耕心所興建的鄧氏私塾,即是以傳統的「卜卜齋」形式教學。
|| 繼續閱讀 ||
相信如果大家曾窺探一下永隆圍的圍門,都一定會留意到,圍門處保存有不少功名牌匾。那些功名牌匾不一定屬永隆圍的居民,但中舉之人皆為鄧氏族人。
|| 繼續閱讀 ||
介紹完吉慶圍後,接下來尋蹤覓蹟繼續帶大家到訪位於附近的永隆圍。永隆圍由新界原居民鄧洪儀的孫兒鄧紹舉於明朝成化年間(1465-1487)建成。跟吉慶圍一樣,圍牆亦是後來康熙年間因盜寇猖獗,由鄧瑞長與鄧國賢加建而成。
|| 繼續閱讀 ||
每逢提起吉慶圍,相信最廣為人知的定必是鐵門事件。1899年4月,英政府初接管新界時,錦田村民不知道清政府與英國訂有租借條約,不甘被英政府佔據、怕失去家園,而據守吉慶圍。吉慶圍之村民最後關閉鐵門,以圍牆和護河抵抗。最後,英軍就以重炮射擊鐵門,攻入圍內。英軍於當時佔領吉慶圍後,拆下鐵門並運送到英國作戰利品。
|| 繼續閱讀 ||
上回提到吉慶圍的古老圍牆,今天就說一下裡面的結構和建築特色。
|| 繼續閱讀 ||
香港,一個現代化、摩天大廈林立的石屎森林,似乎就只有一種繁囂之感。但走進新界的圍村群,頓時就有種古意盎然的感覺了。今天就為大家介紹一下香港的圍村。要考究具歷史價值的古圍,位於錦田的「吉慶圍」必定上榜。
|| 繼續閱讀 ||

舊鯉魚門軍營是港英政府在香港最早期設立的重要防禦設施之一,位處港東北角扼守維港東面入口,俯覽鯉魚門。渡假村的前身就是舊鯉魚門軍營,自1845年就有英軍駐守,幾經改建成為永久性的軍事防禦設施,百年之後轉輾成為康樂用的渡假村。誰又會想到經2003年的沙士之後,這座重要的歷史建築又將變成隔離營。
|| 繼續閱讀 ||
於2005年,亞洲協會香港中心(亞協)獲得政府批准,以一千元港元租借域多利軍營所附屬的軍火庫作為永久會址,同時進行保育及活化工程。復修工程期間,工作人員發掘出四支大炮及六座海軍界石,它們現均存放於軍火庫上區。
|| 繼續閱讀 ||
昔日域多利軍營所附屬的軍火庫亦同樣被保留下來,是亞洲唯一現存的英殖民地時代的完整軍火庫遺蹟。軍火庫現位處於正義道9號,鄰近香港公園法院道入口的對面。軍火庫共有四座建築物,分別由1843年至1930年代落成。軍火庫於2012年正式改為亞洲協會香港中心(亞協)的新會址。
|| 繼續閱讀 ||
續上回,除了蒙高瑪莉樓外,香港公園範圍外還有另一幢軍事建築—羅拔時樓(Roberts Block)。羅拔時樓位於堅尼地道42A,大約建於二十世紀初期,最初名為Married Quarters ‘E’ Block。
|| 繼續閱讀 ||
除了近日介紹位於香港公園內的幾幢軍事建築物外,位於香港公園範圍外都有數幢極具歷史價值的軍事建築,其中包括位於堅尼地道42B的蒙高瑪莉樓(Montgomery Block),大約建於二十世紀初期,有著濃濃的英倫復古之味道,今為「母親的抉擇」之辦公室。
|| 繼續閱讀 ||
香港公園內還有一座屬舊域多利兵房的建築物,就是華褔樓(Wavell Block)。華福樓最初名為 Warrant Officers’ Quarters 3 and 4,後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為了紀念中東英軍司令部總司令魏菲爾(Archibald Wavell),而將大樓重新易名為Wavell Block。
|| 繼續閱讀 ||
在香港公園裡沿斜坡向上走,一棟英式建築隨即映入眼中。香港視覺藝術中心整棟共高六層,建築依山而建,由四座樓宇以四個階級組成一座,以配合陡斜的地勢。
|| 繼續閱讀 ||
茶具文物館內的展廳共分為六個展區,主要介紹中國以前由唐代至近代有關茶的歷史,以及展有由香港茶具文物收藏家羅桂祥捐出不同款式的茶藝文物等等。雖然館內的展覽充滿中國古風,但其希臘古典復興式的建築風格,早已表露它本屬於殖民地時期供英國人所用。
|| 繼續閱讀 ||
又來到一年幾度的情人節,與愛情無關的阿蹟就在這個大時大節聯想到愛情的墳墓—婚姻,而執行的地點不少人會選擇位於紅綿路的婚姻註冊處,亦即是域多利軍營中的其中一座建築物。
|| 繼續閱讀 ||

聖母無原罪主教堂位於半山堅道,擁有約130年歷史,現為一級歷史建築。若大家由地鐵站步行至此的話可要行經長長的斜坡。但可以一睹座堂的壯麗及裡面別具特色的彩繪玻璃窗,一定不枉此行。
|| 繼續閱讀 ||
就在昨日的尖沙咀的遊行中,警方的水炮車向著清真寺的門外噴射藍色的水炮,本應潔白無瑕的寺廟,卻染上了一層不明所以的藍色。
|| 繼續閱讀 ||
堪稱人傑地靈的黃大仙,有祠一座名為赤松黃大仙祠,又稱嗇色園黃大仙祠,以其靈驗而廣為人知,香火鼎盛而聞名,前來祈福問卜的信眾不計其數。這座由嗇色園管理的廟宇建築群,建於1921年,2010年5月被列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
|| 繼續閱讀 ||
要復修一件文物,從來都需要付出極大的努力;而要重現一件百年古蹟的原來面貌,就更加舉步為艱。大家今日看到伯大尼修院風光的表面,其實背後是經過前人一番努力,才能有如斯的景象。現時被列為法定古蹟的伯大尼修院,2008年獲頒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以表揚其復修工程,到底當中的復修工程面對何種困難,一眾前人又是如何克服?
|| 繼續閱讀 ||
要知道伯大尼為一修院,前身更是一所供海外傳教士休養的療養院,自然就有教會在背後支援,到底這座百年的法定古蹟最初是出於何種原因而被建立,「巴黎外方傳教會」又是何方神聖呢?
|| 繼續閱讀 ||
經歷過殖民地時期,香港有為數不少的教堂保留下來,但數到以新歌德式建築風格建成的教堂,香港就只有位於薄扶林村的伯大尼修院。到底新歌德式的建築有何特色,又是如何辨別,接下來阿蹟就為大家一一拆解。
|| 繼續閱讀 ||
在浪漫淒美的電影《星願》中,就以這樣一座的西式建築作為拍攝的場景,亦是洋蔥頭和秋男相遇相愛的地方。電影之中,伯大尼是一所醫院,而現實這個地方就曾經是數千名異國傳教士靜養的地方。
|| 繼續閱讀 ||
聖彌額爾小堂始建於1868年,位於墳場西面,為悼念於1867年去世的宗座監物盎蒙席(Fr. Luihi Ambrosi)而建成的,主要供教徒用作舉行安息神等教會禮儀。聖彌額爾小堂後於1916年改建成現貌,於2009年被評為二級歷史建築。
|| 繼續閱讀 ||
來到本月墳場專題的第二個地點,就是另一個位於跑馬地的天主教聖彌額爾墳場。此墳場亦擁有170年歷史。1848年,香港政府撥出跑馬地部分土地給天主教會建立墳場,內有2萬3千個墳墓,供教友、慕道者及神職人員長眠於此。墳場於1990年代已被葬滿,現已甚少有新下葬的墳墓。
|| 繼續閱讀 ||

每當經過坪石邨,不難會發現一座顏色鮮豔的建築物,它就是牛池灣三山國王廟。香港共有六座三山國王廟,而牛池灣三山國王廟則是其中歷史最為悠久之一。
|| 繼續閱讀 ||
1894年香港鼠疫在太平山區肆虐,而為了阻止瘟疫蔓延,在深水埗的客籍居民便從惠陽迎請三太子(哪吒)來驅邪鎮妖。神奇的是,當他們供奉神像出巡後,深水埗區的瘟疫便停止了。後來當地居民於1898年集資興建三太子廟以作紀念。
|| 繼續閱讀 ||
或許大家對九龍城的「侯王道」不會陌生,在侯王道附近更有一座規模不小的侯王廟。但其實遠至東涌,我們亦可發現其足跡。而他的出現原來與疫症有關。
|| 繼續閱讀 ||
每逢農曆年初二的車公誕,新界鄉議局主席都會到沙田的車公廟為香港來年運程求籤,假如大家都有到訪過沙田的車公廟,心中或許會有一個疑問,為何新建的車公廟後方,竟然還保留着一座車公古廟?答案或許與一場瘟疫有關。
|| 繼續閱讀 ||
在洪聖古廟的旁邊,有一座遷來的古廟,名位排峰古廟。此古廟原址為村北的排峰嶺,1937年就因為政府收地興建羅湖兵房而需要遷到現址,廟內兩側飾有十八羅漢圖。排峰古廟原來是供奉觀音,而現時就主要供奉佛祖、金花娘娘及韋陀菩薩等神祗。
|| 繼續閱讀 ||
位處河上鄉的村口,有古廟兩所,其一是屹立超過三百年的古廟—洪聖古廟。提起洪聖,主流的說法都指他是南海的海神,即是廣東所流傳的「火神」祝融之說。在隋朝的時候廣州出現第一所南海神廟,後來歷代皇帝為了拉籠南方人,就不斷對神祗進行加封,洪聖就是其中一位,民間最後稱他為「廣利洪聖大王」。
|| 繼續閱讀 ||
廣福義祠座落在太平山街與磅巷交界,原址建於1851年,至今已有近一百七十年歷史,現被列為二級歷史建築。今日大家所見到的,不再是以往被形容為「人間地獄」的模樣。在東華醫院接管廣福義祠之後,廣福義祠已回復為原來的廟宇。後來1894年太平山區發生鼠疫,政府「洗太平地」期間,廣福義祠同時進行重建。近年,東華三院亦有為變得殘舊的廣福義祠進行復修,紅牆上極具特色的「勝地」二字已不復見。
|| 繼續閱讀 ||
今日是年初二,按照以往傳統鄉議局主席都會到沙田的車公廟為香港求籤祈福,而今年所求得的九十二籤是中籤,籤文是「人生何在逞英豪,天理人情只要公;天眼恢恢疏不漏,定然作福福來縱。」籤文內容是否靈驗就留待各位自己解讀,反而阿蹟今日想介紹這位香港守護神。
|| 繼續閱讀 ||
西貢墟天后古廟及協天宮位於香港新界西貢區西貢市中心普通道,它與一旁的協天宮並非同時間建成,卻緊接在一起。二零零九年,天后廟與協天宮證實被列入為二級歷史建築,至今由「西貢街坊值理會」管理。
|| 繼續閱讀 ||
茶果嶺村的第一站,入村之前當然先帶大家打個招呼,到茶果嶺天后廟拜拜神。茶果嶺天后廟現時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原先的天后廟於清朝道光年間由觀塘的居民合資,並由官府監督興建而成。雖然現在大家看到的天后廟,是經過多次重建及搬遷後的模樣,但其獨特的建築風格和歷史價值依舊存在。
|| 繼續閱讀 ||
大埔文武廟無論是建築還是歷史價值都相當珍貴,既標誌創立太和市的盛擧,而廟宇本身亦是新界區內一所主要的廟宇,故此被率先列為新界的第一座法定古蹟。
|| 繼續閱讀 ||
堪稱人傑地靈的黃大仙,有祠一座名為赤松黃大仙祠,又稱嗇色園黃大仙祠,以其靈驗而廣為人知,香火鼎盛而聞名,前來祈福問卜的信眾不計其數。這座由嗇色園管理的廟宇建築群,建於1921年,2010年5月被列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
|| 繼續閱讀 ||
大澳除了有楊侯古廟,主要還有三座較居民重視的古廟,分別為關帝古廟、天后古廟及洪聖古廟,而位於吉慶後街的關帝古廟和天后古廟則相鄰而建,分別被列為二級歷史建築及三級歷史建築。上一篇為大家介紹過的楊侯古廟,擁有超過三百年歷史,而大澳的關帝古廟,更早於明朝已建成,為大澳歷史最悠久的廟宇。
|| 繼續閱讀 ||
第一站帶大家到已經超過三百年歷史的楊侯古廟。楊侯古廟建於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比大家較為認識、位於九龍城的侯王廟還早三十一年建成,現為法定古蹟。盡管此古廟曾進行多次翻新工程,但原有的格局面貌仍能被保留下來,屋脊上及廟內的石灣陶瓷公仔及木雕等建築裝飾,雕工精巧,廟內更保存有多件歷史文物,實為罕見,十分值得欣賞及考究。
|| 繼續閱讀 ||

正是風雨飄搖之時,本想以人力解決問題,但最後卻發現許多事情都是無能為力,這種情況自古皆然。古人面對如斯處況,「盡人事」固之然重要,但同時亦會「聽天命」,求神明的保佑,而今人又有何寄託呢?

繼續閱讀
就在昨日的尖沙咀的遊行中,警方的水炮車向著清真寺的門外噴射藍色的水炮,本應潔白無瑕的寺廟,卻染上了一層不明所以的藍色。

繼續閱讀
上一篇為大家介紹了舊蒸汽火車頭及柴油電動機車,這次就為大家介紹鐵路博物館內展出的六架歷史車卡,一同見證火車車廂不同年代的轉變;亦為大家介紹一下當年的鐵路設施,看看以前香港鐵路從前是如何運作。

繼續閱讀
在香港鐵路博物館中,除了中國式的火車站大樓極具特色之外,館內更擺放其他歷史價值甚高的舊蒸汽火車頭、柴油電動機車、六架火車車卡,以及鐵路檢查車及號誌臂等設施,見証香港鐵路的發展歷史。

繼續閱讀
上篇就為大家概括地介紹了九鐵的前世,這條連接香港九龍以及廣州市的城際鐵路是有分為英段以及華段,位處殖民地時期香港境內的一段,理所當然地就是屬於英段。1910年時,英段的九鐵最初只有35.4公里長,沿線的車站中,就有舊大埔墟火車站是以傳統中式建築的風格設計。這個車站在1983年結束營運後,就被列為法定古蹟,並且改建成鐵路博物館。

繼續閱讀
往事總是令人回味,曾經是香港人最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的港鐵,在2007年12月2日之前,香港的鐵路路線分別是兩間鐵路公司營運——九廣鐵路公司以及地下鐵路公司。而要了解這條令香港人愛恨交織的鐵路,就要先由1906年逐步建立的九廣鐵路說起。

繼續閱讀
雖然終審法院大樓不作開放,內部已進行改建,然而被列為法定古蹟的大樓外部建築極具特色,採用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值得花時間慢慢欣賞。也許明天就是個好時機,一同前往該區順道留意一下!

繼續閱讀
或許於過去數月的週末,大家不時會經過、停留於此歷史建築附近,卻甚少關注它的存在。它位於香港中環昃臣道、添馬公園旁邊,擁有超過一百年歷史,外部於1984年被列為法定古蹟——它便是終審法院大樓。希望尋蹤覓蹟介紹過此建築後,大家亦能跟隨阿蹤、阿蹟一同於週末再次到訪此處。

繼續閱讀
饒宗頤文化館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其後參與第一期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於2009年起開於進行保育及活化工程,復修過程盡量保持原貌。文化館於2014年正式全面開放,致力弘揚中華文化。在經歷過多番迴異的用途更改後,饒宗頤文化館現時的面貌又變成何樣呢?

繼續閱讀
饒宗頤文化館主要留有荔枝角醫院的外觀,除了受損嚴重的部分在活化保育過程中被更換外,原有的紅磚、瓦頂等建築部分都得以保留,讓大家可以欣賞到此紅磚牆建築群的原貌。

繼續閱讀